霧雨的物語

Adele/Becky||未成年禁止进入(上)

嗷嗷嗷嗷嗷嗷!!!!新的粮食!!!(☆q☆)

小寒甜子:

绿柑橘


Adele/Becky


极限特工3百合组


冷CP自己产粮吃。


OOC注意。




1.


为了提升极限特工总体的身体素质综合能力。


简而言之就是不用脑而是动手的打架能力。


阿黛尔被桑德推到了某战五渣的面前。




2.


“交给你了。”


桑德低声对阿黛尔说。


“这可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呀!”


桑德一脸促狭。




3.


阿黛尔同样低声一笑。


咔擦咔擦动了动手中的枪。




4.


桑德:“……”


呵呵。


桑德也摸了摸自己的枪,有子弹能射杀人的那种。


谁还没有一把枪呢?




5.


“我推测了一下,桑德找你来培训我,是有用意的!”


贝姬扶了一下眼镜。


对着刚从十米开外挂着的拳击沙包上面画了一个圆圈表示人头的正在返回的阿黛尔说。


贝姬只微微前倾了一下身子,俏皮地做了一个可爱的鬼脸。




6.


阿黛尔笑了一下,虽然贝姬很聪明,但是她并不担心贝姬知道真的用意。


不过知道了又如何呢?


阿黛尔狂气极了。


她一边作着冷漠脸,一边捧着女孩儿的场。


“你说出来让我笑笑。”




7.


“Oh~”


贝姬假装自己被阿黛尔的讽刺伤害到了。


不过也只是一下。


贝姬马上精神起来,对于未知的东西她总是充满兴趣,对于解开问题她也会更加兴奋。


“你看啊,赛琳娜要和桑德秀恩爱,就只剩下你了。难道要我跟着尼克斯吗?可能最后学不到什么反倒成天嗨得不成样子。啊!我可不想去学撞车!我只是一个安静的女孩子而已。项吗?”贝姬抖了一下,“算了吧。我一定会每天都躺在床上无法动弹的……”




8.


阿黛尔听到贝姬说自己很安静的时候,轻轻挑了一下眉。不过那个动作太微小,沉浸在自己推理中的贝姬是无法注意的。


等阿黛尔听完贝姬对于所有成员的推理后,才开口:“所以,按你的意思,不仅是我选择了你,而且你选择了我吗?”




9.


阿黛尔本身就带着烟嗓,当她有意压低声音的时候,就像沉了很久的酒,使人醉熏。


但她的话语又真的奇怪。


贝姬隔着镜片注视阿黛尔。


从她藻绿的短发到她压低的眉眼,最后看了几眼她粉色的唇。




10.


“从整体而言,的确我也选择了你。”贝姬微笑,“但是,你并没有选择我。”




-tbc-

Adele/Becky||小金桔(上)

好吃!!!!!!!!

小寒甜子:

绿柑橘

Adele/Becky

极限特工3百合组

冷得掉渣的一对百合CP

本来只是想写小段子的QAQ



贝姬醒过来的时候,有轻微的眩晕。然后有一个人的手伸过来,轻轻揉着她的太阳穴。

贝姬是高度近视,她只看得清那个人藻绿色的短发和无论什么时候都冷酷狂气的眉眼。

 

“现在好点了吗?”

贝姬轻轻点了一下头,那双手就收回去,从背包里找出一副眼镜。

贝姬接过来小心戴在脸上,望向四周,暗色的艳红主调的房间,连她床上的床单都是厚厚的丝绸质。

贝姬挑挑眉,眼里恢复了平日里常有的戏谑和兴奋。

“哇哦。”

阿黛尔没理她,闲闲地依靠在座椅上,食指在扶手上轻缓地敲打。

“你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吗?”

阿黛尔不语。

“我们是在爱情旅馆吧?”

贝姬蹦蹦跳跳下床,一点不像几个小时前他们这个团队因为被中情局发现而陷入混战后被人砸了脑袋昏过去的某战五渣。

“阿黛尔,我们虽然和桑德他们走散了,可是你居然能想到来爱情旅馆,我觉得你很有潜力。”

贝姬从衣柜里翻出一件宝蓝色的吊带连衣裙。

“哇哦,这家老板还附送衣服。”

她把裙子比划在自己身上,在阿黛尔眼前左扭一下右凹一下。

阿黛尔终于看向贝姬。这个女孩,好像除了让她上前线以外,其他时候都保持着乐观的态度。似乎是想到以前那个一听到要她一人穿越枪火到达电源处而露出惊恐无措表情的女孩,阿黛尔低低笑出声。

阿黛尔的五官是极其精致的,低压的眉衬着她的目光锐利如同飞鹰。可她笑起来后,整个人好像被揉进了一团迷幻的光晕中,像是暗夜里看戏的恶作剧精灵。

该怎么形容呢?

贝姬支着下巴想。

阿黛尔却忽然这个时候站起来,来到窗边,撩开一小缝隙的窗帘,只一会儿,她便回头让贝姬收拾好东西,有人追上她们了。

贝姬却不慌不忙地用食指按住自己的嘴巴。

阿黛尔停下动作,略有兴趣地望向贝姬,唇角微勾。

“你有什么办法吗?”

“有的。”贝姬洋洋得意,“我们完全不用一个枪子儿就可以避免和那些士兵交锋。”

阿黛尔忽然有了某种预感,唇角的笑意越来越大,但她还是沉着她的声音问:“说说看。”

“你过来把衣服脱了,躺在床上,我把前面的床帘放下来,遮住你的上半身,毕竟你的头发很有特质……”

阿黛尔并没有等她说完,就过去按住贝姬的头吻上去。

阿黛尔的气质是冷的,可是她的身体很热。

贝姬躺在床上,觉得这间情调满满的房间内温度直线上升。

阿黛尔一边吻她,一边放下床帘。

阿黛尔的手长年握枪,手指并不白腻,反而指腹多了粗粝的感觉。她的每一次碰触都给贝姬带来异样的愉悦。

可是阿黛尔忽然取下了贝姬的眼镜。

“??”

阿黛尔唇角笑意弧度很深,她熟门熟路地脱下贝姬的衣服。

“哇哦,老手了……”贝姬的神情刚刚戏谑起来,就忽然打住了,她的脸蛋慢慢变红,她感到自己的身体的温度也在直线上升。

她微微撑起身子,瞪着自己双腿之间的藻绿色。

“你你你来真的???”


-tbc-

Adele/Becky||小金桔(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终于吃到这一对的粮了TwT

小寒甜子:

绿柑橘

Adele/Becky

极限特工3百合组

冷得掉渣的一对百合CP

不要过于纠结作者设定的脑洞,作者也不知道有些情节是否合理,比如说士兵因为某些原因不会进来搜查巴拉巴拉。

小学生文笔。QAQ


(上)



贝姬这个时候身上只穿着黑色的内衣。

女孩的身躯和阿黛尔的不同,干干净净,没有纹着奇怪的图案,像学校里每天捧着书的乖乖女。

但身为队友的阿黛尔知道,贝姬可不是什么乖乖女,她的确聪慧,但是她很疯狂,或许贝姬本身已经意识到,却选择了无视。

贝姬是一个对刺激吸引却又害怕刺激的女孩儿。

而阿黛尔却并不把害怕放在心上,她已经沉迷于刺激很久了。

阿黛尔轻笑,连话音也不知觉中缓下来:“这不是你的建议吗?”

贝姬瞪圆眼睛。

阿黛尔倾上身,隔着黑色的bra亲吻贝姬的胸。

贝姬咬住唇,脸色涨红,手放在阿黛尔的肩膀上,想推开她。然而阿黛尔却依旧定在那里用那双漂亮的眼睛盯着她。

“你不喜欢?”

贝姬的目光躲闪,回答倒是挺坦然,“喜欢啊。”

“那你喜欢我吗?”

贝姬眨眨眼,心想下一句话难道不是——你喜欢那为什么要推开我——吗?这样就可以顺理成章地啪啪啪了呀!

“嗯?”

阿黛尔低哑的声音上扬的时候有种奇异的魔力,让人想靠近她,亲亲她,抱抱她,和她纠缠在一起,或许在车里的驾驶座中,或许在卫生间的地板上,又或者是在某个厕所的隔间内。至少对于贝姬而言是这样的。那样的吸引力让贝姬兴奋不已。

“可是我喜欢你啊。”

阿黛尔忽然的开口令贝姬惊诧。

“这么难以置信吗?”阿黛尔笑起来,“你以为我喜欢赛琳娜?”

“赛琳娜是朋友。”阿黛尔重新吻上贝姬的嘴唇,“但你是我的恋人,不过当然……”阿黛尔又松开贝姬,目光深似海洋,“要你愿意才行。”

我的乖女孩。

久久,贝姬忽然捂住鼻子。

阿黛尔:“??”

贝姬解释:“我可能要流鼻血了。”

阿黛尔一愣,忽的笑起来。

贝姬扑过来抱住阿黛尔,笑声像她们俩第一次交流荤话的时候发出的小猫一样可爱的声音。

“你知道我的安全词是什么吗?”

阿黛尔又是一愣,目光柔和下来。

既然在爱情旅馆,自然要做一些在爱情旅馆做的事。

那些士兵就算进来搜查,在得知房间里面的情侣在做自己的事情后,都不会真的来打扰他们,只会在门口嗤笑一声,放松警惕地离开。

谁能想到被追杀的两个人会有这样的闲情?

我的贝姬。

“不用怕,叫大声一点。”


-end-

you!!!!!

东亚拳王:

♪       Everybody's watching her        ♪

   ♪    But she's looking at  ____ .    ♪


Einmal um die Welt/来一次周游世界 (猎空xDVA)

是粮!!!是猎dva粮啊啊啊啊啊啊啊^q^

Eita_η:

请配合歌曲食用

Einmal um die Welt-Cro


1、

       “啊——呜!”


       “喂!别抢我的!”


       D.VA看着莉娜凑过来叼住她的勺子,恼怒的伸出手拍了一下那一头毛茸茸棕毛的脑袋。


       “诶嘿嘿!”对方傻笑着舔了舔嘴角残留的冰激凌,趴到桌子上看着她,身后仿佛有一只尾巴在摇啊摇。


       巴黎的午后阳光明媚,络绎不绝的行人从这家露天甜品店旁经过,D.VA抱起手臂,气冲冲的瞪着这个家伙。


       自己现在应该是在家里舒舒服服的打游戏才对。

 


2、

       “所以说你以前靠玩游戏为生?”从互相自我介绍时就开始不停唠唠叨叨的某人嘴巴依旧停不下来,饶是经常被人夸活泼可爱的D.VA也感觉有些心累。


       “哇那你岂不是一天到晚都坐在电脑前面了好可怜!”莉娜斜靠着墙,满脸不可置信的摇了摇头。


       “才不可怜!”D.VA大声反驳。


       “一天到晚都不能到处玩,要我的话三天就死了!”


       “谁像你多动症啊!”


       “会死的会死的!”


       “才不会!”


       她们两个就这样一直折腾到了任务开始。


       真是的,好烦啊那个家伙!D.VA回想起来刚才发生的事情,气呼呼的鼓着脸,把面前的敌人当做泄愤的工具。


       突然机甲开始报警,操作面板上弹出了异常提示。


       啊啊啊一不小心就冲太远了!D.VA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周围已经全是敌人,一个个虎视眈眈的对着她开始射击。


       D.VA打开护盾抵挡了一会,可这也不是长久之计,她检索着武器清单思考逃脱的方法。


       啊,有了,她看见了闪闪发亮的自爆按钮。


       Nerf this!


       她拉下推进器操纵杆,一拍按钮,顺势起身向后跳出机甲向后撤离。D.VA有些得意洋洋,这里是个平台,敌人没有任何躲避的地方......没有任何躲避的地方......的地方.......


       她猛地反应过来,惊慌失措的看着不远处开始颤动着迸出绿光的机甲。


       玩——脱——了——!D.VA欲哭无泪,这可怎么办?她才19岁还没有玩够游戏吃够甜点买够手办......


       “嘿!”


       一道蓝光突然窜入视野之中,猛地扑过来抱住她。D.VA还没反应过来就眼前一花,背后传来金属冰冷坚硬的温度。震耳欲聋的声响自远至近,爆炸的冲击波从头顶刮过。


       半晌,圈着她的手松了开来,扶上她的肩膀摇了摇:“你还好吧?”D.VA这才缓过神来。


       “这下子任务应该是完成咯!”面前穿着飞行夹克的猎空者正冲她灿笑。


3、

       D.VA在整备室的门口停了一会,还是横下心来,推开门走了进去。


       “D.VA,你不是换好装备了吗?”莉娜站在储物柜前面整理着装备,发觉有人进来便扭过头来,看见是D.VA后就笑着打了个招呼。


       D.VA不理会对方的问题,径直走了过去,叉起腰抬头盯着莉娜。


       “喂!我欠你一个人情,你想我怎么还给你?”


       “诶...?”莉娜愣了愣,挠了挠头发,“我不知道诶...我应该做的吧,这种事情?”


       “快点说!”D.VA抬高音量,莉娜缩了缩身子,思量了几秒钟,突然想到了什么。


       “啊,嗯...那你答应我一件事吧?”


       “什么事情?”


       “交易啦交易,这样!”她伸出手。


       “...你要干嘛?”D.VA一时没反应过来对方的意图。


       “给我你的手啦!”莉娜冲她眨眨眼睛。


       D.VA犹豫了一下,握住了对方的手。


       莉娜一发力,把D.VA扯到了身前,她拉起D.VA的手,低下头在手背上吻了吻:


       “我会给你这整个世界的清晨。”脸上依旧挂着那招牌式的笑容。

 

4、

       莉娜当天就跑去给两人申请了三个月的休假,几小时后D.VA就一脸懵逼的坐上了前往纽约的游轮。


       “为什么是游轮?”她把黑色的棋子向前挪了一格,抬头看着对面的人。


       “因为好玩啊,而且我们中途可以在伦敦下船溜达几天!”莉娜把玩着手里的硬币,继续兴致勃勃的跟她说着全球各处的风景人情。


       “为什么我要跟着你满世界跑?”


       “你答应我了的呀?”莉娜满脸无辜的举起手。


        ......


       D.VA决定认栽。


5、

       就这样,莉娜拉着她的手,像是要带她到达天涯海角一般不停的前进着。


       她们在伦敦的公园里撒面包屑喂鸽子,在夏威夷的海滩上牵着风筝相互追逐,在纽约的大厦上用望远镜俯瞰整座城市。


       D.VA感觉自己把上半辈子宅在家里的时间都补了回来,她们在巴黎的街边享用缀了饼干的冰激凌,在香港的小巷里吃新鲜出炉的菠萝包,在俄罗斯的酒吧里喝兑了果汁的伏特加。


       莉娜压根就没设定任何旅行计划,几乎是想到哪就去哪。


       “管明天怎么样呢!”她笑着推动D.VA的后背,秋千荡得很高,北海道的天空清澈而辽远。

 

6、

        当然有时候也会出岔子,一天到晚只知道傻笑的莉娜明显不像是那种开阿斯顿马丁的特工。因此当对方焉着个脑袋的翻找背包的时候,D.VA撇着嘴把自从韩国政府给自己办理后,除了买泡面就没用过的运通黑卡扔到了莉娜面前。


        “今天陪我去逛街。”


       柯基犬星星眼望着那张卡片猛点头。


7、

       “怎么样怎么样?”莉娜带上深色的蛤蟆镜,扯了扯身上的黑白夹克,咧开嘴冲着D.VA露出灿烂的笑容。


       “拎东西去,我饿死了!”D.VA抱着手偏过头一脸嫌弃,又在莉娜低下身子提袋子的时候对一旁的导购员开口说道:“这些都要了。”

 

 

8、

       “我错了!”莉娜双手合十,讪笑着乞求原谅。“我这份给你吃嘛——”


       “谁要你吃过的东西!”


       “唉唉唉!”


       D.VA起身移开椅子,扭头就走。


       其实这样也挺好玩的。就勉为其难的再同意一段时间好了。


       她听见身后传来慌乱的脚步声,嘴角忍不住上扬。





——————————————

Baby bitte mach dir niemehr Sorgen um Geld
宝贝不要再为钱担心


Gib mir nur deine Hand ich kauf dir Morgen die Welt
给我你的手,我将赠你这个世界的清晨


Egal wohin du willst wir fliegen um die Welt
不管你想去哪,我们都将飞遍整个世界


Haun' sofort wieder ab, wenn es dir hier nicht gefaellt
如果你不喜欢,那咱们掉头就走



——————————————

写这篇主要是因为群里那群花样飙车的禽兽【】

啊,可怜的DVA....我借来个暖柯基给DVA疗疗伤。

[OW][猎dva][随笔]关于我追寻的她

猎dva嗷嗷嗷^q^

Jun:

本文是猎空xD.VA喔 
猎空xD.VA 猎空xD.VA 猎空xD.VA 
很重要要讲三次 
大概是七年前某次行动中猎空受重伤加时空控制器严重受损然后被黑爪带走改造,经过五年的洗脑及改造终于復出。然后就是猎空与D.VA的欢乐你追我跑,最后D.VA加入黑爪想带走猎空,却发现待在那边比较自由的概念。 
顺带D.VA有在一点一点地被改造、同化,没被"洗脑"喔。 
 
※※※ 
(1) 
距离上一次见到Tracer是大约七年前,D.VA看着历经硝烟而有些焦黑的照片这样想,照片上两个女孩勾肩搭背及配上的笑容就像好似没有事情可以撼动她们感情的样子。 
但很可惜,事实总是与事愿违,代号Tracer的莉娜.奥克斯顿在七年前某一场与黑爪的战斗中失踪,至今仍未确认生死。大伙儿们不愿面对那个充满正义感及笑容的女孩离开大家的事实而一直将存活定位于失踪而不是死亡,直到二年前黑爪復出才改变...... 
 
 
除了黑寡妇、死神这些常常追着跑的熟悉身影外还另外多了一个,一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甚至会对此感到讶异的影子。当时大家惊讶至久久不能回神,直到那人用熟悉的声音与动作对我们说「Cheers Love.」时才意识到莉娜姊不会回来的事实。 
 
 
她看起来毫无改变,就如五年前消失时一样。但她却再也不是记忆裡那个陪自己熬夜打电动然后一起挨博士骂的那个莉娜姊;相似却也不同,胸前鲜红的时空加速器及血色的眼睛就像是为了证明这点而存在。 
 
 
「亲爱的在想甚么呢?」上述所提到的主角随着红色的光出现在D.VA的旁边。 
「没甚么。」她快速的将照片收好,斜着眼看着Tracer「倒是妳怎么会在这裡,妳不是跟Reaper他们去执行任务了吗。」 
「I love you more than yesterday and less than tommorow.」Tracer牵起D.VA的手背轻轻一吻,「So my dear. 我以我最快的速度回到妳身边,不愿今天对妳的爱比昨天少。」 
 
 
还是跟以前一样既温柔又爱甜言蜜语...... 
 
 
D.VA回握Tracer的手「嘛,这样也不坏」。 
 
 
「嗯?亲爱的你说什么?」 
 
 
「没什么~♪」 
 
 
D.VA欢快地跑开只留下满脸疑问的Tracer。 
 

TBC

※※※

「I love you more than yesterday and less than tommorow.」

我比昨天多爱你一点,又比明天少一点。
—— 莎士比亚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好棒!!!!!^q^

SEAFOOD:

忘记发这个了!!!!